1. <em id="euzfq"></em>
      1. <li id="euzfq"><acronym id="euzfq"></acronym></li>
      2. <dd id="euzfq"><pre id="euzfq"></pre></dd>
      3. <rp id="euzfq"></rp>
      4. <dd id="euzfq"></dd>
        <tbody id="euzfq"></tbody>
      5. <tbody id="euzfq"></tbody>

        嘀嗒出行IPO,資本的故事可不那么好講

        2020-10-16 09:34 來源: 科技E俠  科技E俠 

          網約車市場從來不缺“熱鬧”,上個月剛跟諸位探討過滴滴和新晉“網紅”花小豬之間的“愛恨情仇”,這不,E俠君注意到,近日嘀嗒出行又以一紙IPO文件率先搶跑,拿下了共享出行第一股的帽子。

        微信圖片_20201016093201

          運氣很重要

          相比起滴滴,嘀嗒出行的名氣明顯要略遜一籌,但運氣卻十分不錯。2018年,滴滴順風業務因多起事故而受挫,并進行了許多整改。同年,滴滴宣布將順風車業務無限期下線,直到今年重新上線,滴滴順風車下線時間長達435天。而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順風車用戶和司機快速遷移,卻為嘀嗒順風車業務快速發展帶來了機遇。這一點從嘀嗒出行的財務數據中并不難找到線索。

          E俠君查詢嘀嗒出行遞交的招股書內容中關于其公司近兩三年財務運營數據,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嘀嗒順風車GTV分別約為7億元、19億元和85億元,2018年和2019年的關鍵節點里,嘀嗒順風車GTV同比增長分別達171.4%和347.4%。2019年,嘀嗒平臺的總GTV為110億元人民幣,也就是說,順風車業務已占到嘀嗒出行總GTV的77.3%,實可謂嘀嗒出行的核心業務。在該領域,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出行已經在全國366個城市提供順風車服務,大約有1920萬位注冊順風車車主和980萬位認證通過的順風車車主,累計搭乘乘客數3670萬。根據咨詢公司的報告顯示,2019年嘀嗒在順風車市場中排名第一,市場份額為66.5%。

          受益于核心順風車業務快速增長,嘀嗒出行的整體營收也隨之快速提升,并于去年由巨額虧損轉為盈利。具體2017、2018、2019和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的營收分別為0.49億元、1.18億元、5.81億元和3.10億元;經調整凈利潤分別為-0.97億元、-10.68億元、1.72億元和1.51億元。

          收益的持續增長,加上扭虧為盈的凈利潤,似乎給了嘀嗒極大的自信和勇氣,這不,去年盈利今年就將IPO提上了日程。一般來說,上市公司遞交招股書之后,上市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只不過時間早晚問題。不過在E俠君看來,盡管上市已近在眼前,盡管核心的網約順風車業務穩居市場榜首,但嘀嗒出行仍然面臨更甚于滴滴的許多問題和挑戰。

          問題也不少

          在寫《認親“花小豬”,滴滴的下沉夢能實現么?》一篇時,E俠君曾下載花小豬,并嘗試在大首都二環地帶打車,感受是——新用戶確實補貼很高,一線城市中心地段打車也很方便,不過相比滴滴而言,等待接單以及等待上車的時間也確實稍有延長。受E俠君安利,同事在十一回老家(北方一個三四線城市)期間,也曾試圖用花小豬打車,據其描述感悟——補貼確實很高,但死都叫不著車。“我等幾分鐘沒有接單的平臺就給我補貼錢,但打不著車有個毛用?”

          中國超過50%的網民分布在三線及以下城市,而網約車在這些城市的滲透率卻不足20%。用戶數量已超過4.5億、注冊司機達3000萬的滴滴,尚且自己謀而不得,希望借花小豬來“啃”這塊餅,以達到做大估值籌備上市的目的。用戶數量和注冊車主數甚至不足滴滴一半的嘀嗒出行,在這些領域的開拓則更為不足。不僅在北京生活的上述回家叫車難同事表示,幾乎沒聽過嘀嗒出行。E俠君咨詢了一圈老家的親朋好友們,大部分也都反映不熟悉該軟件,在四線城市生活的他們,偶爾用滴滴叫車,大部分情況都是叫/攔出租車。但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僅在86個城市提供出租車網約服務,并且這些城市基本為一二線城市。受E俠君“脅迫”下載了嘀嗒出行,并預約從家到市中心拼車的某高中同學表示,半小時過去了,自己約了個“寂寞”。

          市場覆蓋率不足,僅僅是嘀嗒出行存在的其中之一問題,在現有覆蓋城市,嘀嗒出行增長迅猛的核心順風車業務中,相關的消費者投訴平臺上涉及嘀嗒的投訴有5000多起。另外,曾經滴滴順風車遇到的問題,在嘀嗒順風車中也普遍存在。E俠君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了解到,2017年3月、2018年10月、2019年9月,分別有受害人胡某、張某、羅某曾在乘坐嘀嗒順風車時遭遇司機猥褻等惡劣行為。2019年1月,一位微博網友爆料說他被車主砍傷了手指,因為他不同意駕駛員在駕乘嘀嗒順風車時臨時加錢的要求。

          不可否認,安全問題是現所有平臺順風車都面臨的隱患,但對以順風車業務為主的嘀嗒出行而言,壓力則更為顯著。嘀嗒出行在招股書中也有表示:嘀嗒在中國順風車市場可能面臨(其中包括)其他出行選擇、相關監管規定及限制以及安全及隱私問題所帶來的挑戰。

          從市場競爭角度來看,重新上線后的滴滴順風車,正借助于專車市場分流,同時,滴滴開放了相對多元化的業務系統,例如除專車外,還包括快車、青菜拼車和順風車服務。特別是青菜拼車業務將大大承接原有順風車市場的份額??梢灶A見,在滴滴順風車業務逐漸恢復過程中,嘀嗒順風車的優勢地位將不斷承壓。

          目前的網約車市場,除了占據大頭的滴滴,還有神州租車、首汽約車、易到用車等企業;另外,全國各地還活躍著不少新成立的出行公司,以及各個車企的出行公司如曹操出行、東風出行、長安出行等;近兩年以平臺模式切入的高德、美團等,也開始分食網約車市場蛋糕。這樣的情況下,僅靠幾百萬月活規模,以及順風車和出租車兩個核心業務,嘀嗒出行如何能在競爭中保持優勢?正如有分析稱,嘀嗒出行的核心業務當下很難具有主流潛力,在順風車和出租車這兩個賽道上進行簡單的下注,不僅很快會觸到天花板,而且很容易被競爭對手吃掉。這樣的嘀嗒出行,即使能夠成功上市,未來又能走多遠呢?

        樱桃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