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euzfq"></em>
      1. <li id="euzfq"><acronym id="euzfq"></acronym></li>
      2. <dd id="euzfq"><pre id="euzfq"></pre></dd>
      3. <rp id="euzfq"></rp>
      4. <dd id="euzfq"></dd>
        <tbody id="euzfq"></tbody>
      5. <tbody id="euzfq"></tbody>

        【有料公司】TCL科技“跑馬圈地”忙 資本運作之下何時重回千億市值?

        2020-08-26 08:12 來源: 中國家電網  劉拓 

          2020年是家電行業的低谷,而低谷期往往是企業戰略調整的關鍵節點。今年以來,包括美的、格力、海爾、海信等,都發布了相關股改或兼并重組計劃。而在2019年4月完成智能終端業務剝離的TCL科技,也在今年開展了大規模的“跑馬圈地”,大有向京東方發起挑戰的意味。

          “改名”前后

          2018年,TCL集團提出剝離智能終端業務的股改方案,引發市場軒然大波。眾多中小股東認為,包括黑電、白電等在內的智能終端業務才是TCL集團的標桿業務,也是平衡上市公司利潤的關鍵;剝離智能終端業務,剩下以華星光電、華顯光電等半導體顯示業務為主的部分,投資周期長、市場波動大、利潤不穩定,會削弱上市公司抗風險能力。同時,對于被剝離業務的作價,TCL品牌的歸屬與使用權,大股東是否存在“損公肥私”、資產轉移等行為,中小股東意見甚大,甚至相約于股東大會上投反對票。不過最終,TCL重組方案通過,至2019年4月,其智能終端業務完全剝離,但非議并未因此平息。

          靠顯示面板產業能否支撐起上市公司市值和未來發展,成為投資者對TCL集團的關注重點。

          2020年1月13日,TCL集團發布“更名”公告,宣布公司正式更名為“TCL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A股證券簡稱由“TCL集團”更名為“TCL科技”,并宣稱這一名稱會更準確反映公司業務范圍和經營情況,符合公司“致力于全球領先科技企業”的戰略定位。而此舉,似乎也是對“TCL”商標歸屬與使用權的一種回應;此前,有中小投資者認為,“TCL”商標保留在了A股上市公司體系內,并未作價出售給被剝離的智能終端業務,但TCL智能終端業務還在使用“TCL”商標,因而應該向上市公司支付品牌使用費。畢竟,華星光電、華顯光電等以toB業務為主;而黑電、白電等toC業務才是真正受益于品牌效應的板塊。

          2019年,投資者關心的面板利潤波動大,在重組后的TCL科技身上確有體現。2019年,剔除重組業務數據影響,TCL科技實現營收572.71億元,同比增長18.72%;但凈利潤同比僅微增0.53%,盈利35.64億元;而歸屬于上市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滑19.98%。以其最重要的子公司華星光電為例,2019年貢獻營收339.93億元,同比增長22%;但其貢獻的凈利潤僅為9.64億元,同比2018年的23.22億元下降61%。而被剝離出A股上市體系的“虧損”、“不值錢”智能終端業務,在2019年卻取獲得了良好的營收與凈利潤增長。

          當然,往事不可追,對于投資者而言“翻舊賬”莫如“向前看”。

          在今年4月發布的2019年年報中,附有TCL科技董事長李東升的一封致全體股東信。信中提到,重組后公司重新確定了全球領先的經營戰略,將聚焦于高科技、資本密集、長周期的戰略新興產業,并強化產業生態布局,提升產業金融能力,助力實業發展,信中說,“重組的正面效應正在進一步體現”。

          在提到2020業務規劃時,李東升表示未來公司要“以融促產,進一步優化資產配置效率,提升資產周轉能力。同時,TCL資本將聚焦上下游產業鏈和戰略科技產業的投資布局,支持半導體顯示生態完善。公司將推動兼并重組,提高資產收益率。”

          基于上述戰略調整,2020年TCL科技跑馬圈地的速度明顯加快。

          收購武漢華星股份

          5月29日,TCL科技發布公告,宣布擬以發行股份、可轉債及現金支付的方式,作價42.17億元收購武漢光谷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持有的武漢華星光電技術有限公司39.95%股權。目前,TCL科技通過子公司TCL華星光電技術有限公司控制有武漢華星45.55%的股權,此次收購完成后,TCL科技將直接及間接持有武漢華星超過85%的股權,成為公司的絕對控制人。截至2019年末,武漢華星工廠T3產線的LTPS產品銷量居全球第二;T4柔性AMOLED面板開始量產供貨,并進入小米10供應鏈;大尺寸面板的T7工廠11代線項目順利推進中,模組整機一體化一期項目達產。

          有業內人士認為,此次收購武漢華星股權有利于TCL科技聚焦主業,進一步提升其在半導體顯示領域的核心競爭力。他認為,對于TCL科技而言,這是一筆“劃算買賣”,“武漢華星股權的取得方式是向武漢產投發行股票,可轉換公司債券及支付現金;而所支付的26億元現金又來源于向恒闊投資、恒會投資和珠三角優化發展基金發行股份及可轉換公司債券。最終,TCL科技一分錢沒掏。公告發布后第一個交易日,TCL科技的漲幅接近6%,市值增加近40億元,收購的資產以市值增加的方式得到體現。通過這番操作,TCL科技即增發了股票,又回購了資產,市值實現了增長,手段非常高明。”

          不過,上交所對這樁收購發布的問詢函顯示,通過此次資本運作,TCL科技第一大股東李東升及其一致行動人的持股比例將降至8.05%,第二大股東惠州投控持股比例將降至6.11%,武漢產投、恒健控股一致行動人持股比例將為3.56%、2.41%;其他現有股東持股比列也存在進一步被稀釋的可能。

          入資JOLED

          6月19日,TCL科技公告旗下子公司華星光電與日本JOLED 簽訂投資協議,擬以 300 億日元(約合 20 億人民幣)對 JOLED 進行投資,雙方將在噴墨印刷OLED領域開展深度技術合作。

          傳統OLED面板采用蒸鍍工藝,成本高,良品率較難控制,目前在大屏領域,LGD占絕對優勢。而相比蒸鍍OLED面板,噴墨OLED的成本可下降2-3成,而該技術為JOLED首創。目前,行業對OLED噴墨印刷技術處于探索階段,不過JOLED公司表示在2019年已開始對噴墨OLED面板進行采樣,并計劃于2020年實現量產。目前,TCL科技是國內少數在印刷OLED技術方面進行過前期布局的公司,其子公司廣東聚華是國內唯一具備國家級印刷柔性顯示創新中心資質的研發平臺。

          目前,中小尺寸OLED面板已在手機上大規模應用;但受制于良品率和成本,大屏OLED市場普及率仍較低。若噴墨OLED面板得以量產,則市場有望低成本推進OLED面板應用,除了電視,OLED的柔性特征為其物理形變帶來了更多想象空間,有助于帶動上游供應鏈和下游產品端的創新和發展。

          控股中環股份

          7月15日晚,TCL科技公告稱,公司成為中環混改項目的最終受讓方,確定摘牌收購中環股份100%股權,轉讓底價為109.74億元。

          中環股份的主營業務包括半導體硅片和光伏硅片,2019年營收168.87億元,凈利潤9.04億元。在半導體硅片方面,中環股份在天津、宜興的工廠可生產8寸硅片、12寸硅片,其中8寸硅片月產能50萬片,預計到2021年可達70萬片;12寸硅片方面,目前其天津產線可實現每月2萬片的產量,宜興全自動生產線在8月通線,預計年內產能可達每月5-10萬片,預計2021年能夠達產每月15萬片。另外,在光伏硅片方面,中環股份前期投產了全球首家DW智慧切片工廠,通過技術升級將12代線產品產能從10GW提升至23GW,目前天合光能等為其大客戶。行業人士認為,TCL科技摘牌收購中環股份,與公司半導體業務實現了協同,“芯能戰略”有助于公司在半導體和光伏領域的新賽道擴張。

          不過,科技投資人王煜全認為,中環股份目前88%的營收是由太陽能單晶硅構成,與李東升所提的聚焦“上下游產業核心競爭力”戰略有點遠。不過,天津是TCL科技區域戰略的重要基地,收購中環股份的區域布局作用或遠大于產業協同作用,畢竟中國的經濟發展多由區域經濟驅動,政府為招商引資,配套有諸多優惠政策。

          此外,他認為TCL科技以不到110億元的價格全權控股一家年營收169億元,凈利潤9億元的企業,也是一樁不錯的買賣,“作為上市公司,企業要學會運作資本,加強競爭力,實現優勢升級,而TCL科技資本運作方面一直不錯。”

          后續收購猜想

          除了業已落實的動作,TCL科技的身影還出現在了中電熊貓生產線與三星蘇州工廠產線的競購中。

          有媒體消息透露,6月24日,TCL科技已經開始對三星蘇州8.5代線進行盡職調查。目前,三星蘇州8.5代線共有三大股東,三星Display、蘇州工業園區國有資產控股發展有限公司以及華星光電,控股比例分別為60%、30%和10%。之前,三星蘇州工廠主要生產LCD面板,不過近兩年日韓系企業與中國廠商在LCD面板方面的競爭激烈,盈利惡化,因而日韓企業多轉向了盈利更高的OLED和QLED生產。而受疫情影響,今年三星提前關閉了蘇州工廠線,TCL科技大概率會成為其“接盤俠”。

          此外,TCL科技與京東方競標中電熊貓三條液晶面板生產線的消息在6月傳出。中電熊貓是上市公司華東科技的子公司,由于2018、2019年,華中科技連續兩年虧損,公司被執行“退市風險警示”,股票簡稱變更為“ST東科”。為實現扭虧,華東科技考慮出售中電熊貓資產彌補虧損,包括京東方、TCL科技、惠科、深天馬等國內面板商均向中電熊貓伸出了“橄欖枝”。有消息稱,目前京東方對中電熊貓的報價是60-70億元,TCL科技的報價在百億左右,因而TCL科技接盤的可能性較高。近期,隨著全球面板產業庫存降低,面板價格修復,ST華東市值也有所修復,中電熊貓的公允價值是否會出現變動還待后觀。

          目前,中電熊貓在南京擁有兩條液晶面板生產線,分別為一條6代線,一條8.5代線;此外成都、咸陽各有一條8.6代線。其中南京兩條生產線經營狀況較差,成都和咸陽投產均不到兩年,經營狀況相對較好。

          有分析人士認為,現在中國面板市場京東方和TCL科技分列第一、第二,而TCL科技顯然有問鼎行業老大的野心。通過一系列收購,TCL科技正在彌補產能和面板尺寸方面的欠缺。以入資JOLED和收購中電熊貓的意向為例,華星光電一直試圖跨越白光OLED難點,直接量產印刷OLED,實現彎道超車,但仍需克服材料、設備和IGZO等難點。而中電熊貓擁有夏普授權的IGZO技術專利使用權,疊加JOLED噴墨印刷技術,可加速推動印刷OLED量產。

          通過一系列跑馬圈地和資本運作,TCL科技能否兌現重組前對所有股東的承諾,再造一個千億市值的“TCL”,我們且拭目以待。

          

        樱桃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