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euzfq"></em>
      1. <li id="euzfq"><acronym id="euzfq"></acronym></li>
      2. <dd id="euzfq"><pre id="euzfq"></pre></dd>
      3. <rp id="euzfq"></rp>
      4. <dd id="euzfq"></dd>
        <tbody id="euzfq"></tbody>
      5. <tbody id="euzfq"></tbody>

        市值跌去近500億!阿里動刀:正式調查蔣凡

        2020-04-21 09:25 來源: 投資界PEdaily  李拜天 

          這恐怕是史上最貴的一條微博了。

          投資界消息,4月20日上午,阿里阿里巴巴-SW(09988.HK)早盤股價下跌近2%,報203.6港元。截至上周五港股收盤,阿里巴巴股價為207.6港幣,今日開盤阿里股價205.4港幣,按照開盤價來算,阿里港股市值跌去472.16億港元。

          剛剛過去的周末,阿里和蔣凡成為互聯網圈的焦點。這一切始于4月17日那條微博——“花花董花花”公開點名張大奕,“這是最后一次警告,再來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氣了”,而深陷其中的淘寶總裁兼天貓總裁蔣凡,將這場大火燒至阿里。

          這已經不是一件簡單的桃色新聞。據悉阿里集團CPO(首席人力官)童文紅在公司內部稱,蔣凡由于個人家庭問題沒處理好,而嚴重影響了公司聲譽,要認真反思,也應該向大家道歉,對于相關傳言,公司會正式成立工作小組進行調查。

          蔣凡是互聯網圈公認的青年才俊,一直被外界視為阿里CEO“接班人”。阿里的調查將會主要集中在蔣凡治下的淘寶、天貓是否與如涵控股存在利益輸送,回應外界“利用職權照顧情人”的傳聞。

          在反腐工作上,阿里一向不留情面,鐵娘子蔣芳曾一次把7名高管送進監獄。這一次,蔣凡原本的大好職業生涯,如今不得不被打上一個問號。

          蔣凡道歉:請求公司調查我

          阿里迅速回應:成立工作小組進行調查

          沒想到,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總裁會倒在這樣一件不甚光彩的事情上。

          4月17日中午,一位名為“花花董花花”的微博用戶公開點名張大奕,稱“這是最后一次警告,再來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氣了”,并讓其自重。隨后,有網友扒出,當事人的老公疑似淘寶總裁兼天貓總裁蔣凡。

          網紅、阿里的總裁、正室手撕小三……這一場風波集齊了足夠迅速發酵成輿論焦點的各種因素,也讓蔣凡原本的“家事”,成為阿里不得不出面的調查的內部人員反腐事件。

          隔天下午,4月18日,蔣凡在阿里內網發帖,就網絡傳言帶來的不好影響對公司和同事道歉,并請求公司對自己展開調查。

          此后,阿里正式介入調查。阿里集團CPO(首席人力官)童文紅在阿里內部論壇回復了蔣凡的帖子,她的說法是:蔣凡由于個人家庭問題沒處理好,而嚴重影響了公司聲譽,要認真反思,也應該向大家道歉,對于相關傳言,公司會正式成立工作小組進行調查。

          據悉,阿里的調查將會主要集中在蔣凡治下的淘寶、天貓是否與如涵控股存在利益輸送。而一旦核實屬實,蔣凡在阿里的職業晉升生涯或將就此斷送。

          “這事兒有多大?直接關乎淘寶天貓是否存在傳聞中的內幕交易、流量操縱,對花大錢買流量和廣告位的大中小商家是否公平。”在網友看來,這件事不僅僅關系到阿里高管作風操守、阿里企業文化導向。

          4月19日,有阿里匿名員工在脈脈爆料,阿里大文娛將有新的調整,正處于風口浪尖的蔣凡,將從淘寶系調任阿里大文娛總裁。

          眾所周知,在阿里集團各條業務線里,阿里大文娛并不算出彩,甚至相對邊緣化。更戲劇性的是,阿里大文娛的前總裁楊偉東在2018年因經濟犯罪被抓,而曾被寄予厚望的俞永福,也早早放掉了阿里大文娛這個“爛攤子”。

          不過,阿里方面已經否認了蔣凡調任阿里大文娛總裁這一說法,調查結果尚未出爐。

          阿里鐵娘子動刀:

          一旦觸及底線,阿里絕不手軟

          盡管阿里歷史上并沒有因個人作風問題而處理過高管,但如果蔣凡真的涉及到經濟利益輸送,按照阿里以往的做法想必也不會心慈手軟。

          阿里內部有著“反腐女王”稱號的蔣芳,曾一次將7位高管送進監獄。資料顯示,蔣芳是馬云的學生,畢業于杭州電子工學院。在畢業后,蔣芳加入了馬云的團隊,追隨馬云創立了中國黃頁等項目。后來,馬云成立阿里巴巴的時候,蔣芳成為了“阿里18羅漢”之一,她的工號是13。

          相比起彭蕾和童文紅,蔣芳居于幕后更多,但她在反腐上的雷霆手段,為她收獲了阿里“鐵娘子”的稱號。

          2009年,阿里巴巴在內部正式成立廉政部,由蔣芳領銜,她的職責是腐敗調查、預防及合規管理。這個部門獨立于阿里各業務線內審及內控部部門,調查權限上不封頂,就連馬云都可以調查。

          阿里史上最大的一次人事地震,正是出自她的手。2010年底到2011年初,蔣芳在一封郵件中匯報工作時,爆了粗口,原因是她發現“中供”部門內存在供應商內外勾結,員工拿巨額回扣的現象,調查結果觸目驚心。集團上下對此大為重視。

          這直接牽扯到阿里B2B團隊負責人、中供部門直屬上級,時任阿里全球副總裁、阿里CEO的衛哲。最終,曾被認為是馬云接班人的衛哲,引咎辭職。

          也是由此,蔣芳發現以聚劃算總經理的閻利珉為首的一些高管,腐敗程度令人發指。最后,她親手開除21個人,將7人送進了監獄,其中閻利珉被判有期徒刑7年,這些人還包括阿里人力副總裁、電影副總裁、優酷總裁等等。

          在阿里的那些年,衛哲曾帶領阿里B2B公司上了一個新臺階。多年過去,是非功過已經沒人說得清,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管你從前的貢獻多大,一旦觸及底線,阿里就很難容得下了。

          而今天,盡管蔣凡事件還處在調查中,結果尚未有定論,但網上群情洶涌,這件事給阿里造成的實質性負面影響已經出現了。

          蔣凡與阿里“7年之癢”,

          阿里又損失一位準接班人?

          如果沒有這件事,蔣凡在中國互聯網圈的前途不可限量。

          蔣凡是阿里戰投強勢風格下引進的一員大將,他此前的職業成長路徑可以概括為“創業—把公司賣給阿里—進入阿里”,是不少創業者想走的路子。

          2006年,從復旦大學畢業的蔣凡入職Google中國,參與了谷歌地圖、搜索和內容廣告的研發,時任Google中國總裁的李開復很欣賞他。后來李開復創辦了創新工場,邀請24歲的蔣凡共同孵化創建移動APP數據分析項目“友盟”。

          2013年,拿過創新工場和經緯中國兩輪投資的蔣凡,覺得友盟所面對的開發者人群并不算大,上升空間太小,決定把公司賣給阿里,交易金額8000萬美金。在戰略投資上,阿里一貫的風格都是倡導絕對話語權,要求自己“一家獨大”,蔣凡也沒有留在友盟的意義。

          但逍遙子張勇遞來了橄欖枝,且一手將他提拔起來。蔣凡與阿里更深層的淵源就此展開,他最初加入時任淘寶資深總監,而后來在阿里宣布成立“五新戰略執行委員會”時,蔣凡就是委員會成員之一,這已經是莫大的殊榮。

          從他這些年的晉升中,不難看出,蔣凡在阿里內部很受重視,進階之路順風順水。2017年12月底,蔣凡被任命為淘寶總裁,成為阿里權力中心最年輕的高管,那時他剛剛加入阿里4年時間。在他之前,淘寶的總裁是4位頗有根基的老阿里:孫彤宇(淘寶第一任總裁,2008年離開阿里)、陸兆禧(阿里集團第二任CEO)、姜鵬、張建鋒(曾是淘寶、天貓和聚劃算三位一體的總裁)。

          2019年3月,蔣凡出任天貓總裁,他給自己提出了一個小目標:未來三年天貓平臺交易規模(GMV)翻一番。有著宏圖大志的蔣凡,還在后來的阿里雙十一啟動大會上說,參與2019年天貓雙11的用戶將新增1億人,結果,他推出的“蓋樓”策略,因為活動太復雜、套路太多,飽受差評,導致去年的雙十一成為造勢口碑最差的一屆。

          目前蔣凡是淘寶、天貓、阿里媽媽事業群總裁,天貓法定代表人以及董事長兼總經理。在外界看來,他甚至是被阿里當做CEO接班人來培養的,最起碼,張勇一直對他寄予厚望。

          去年4月,王興罕見地點評蔣凡:“接下來幾年,看拼多多的黃崢和淘寶&天貓的蔣凡這兩個非常聰明的人如何較量,應該會很精彩。蔣凡要是能贏這一仗,那就是當之無愧的阿里CEO接班人,如果他有興趣干這活的話。”

          誰也沒想到,蔣凡會迎來這樣的致命一擊。已經退休的馬云,最新的微博停留在4月11日,內容是中非醫生之間關于新冠肺炎的討論,但從4月17日起,這條微博下面的評論全是關于蔣凡事件。事情愈演愈烈,可以預見,阿里不得不出手了。

        樱桃视频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