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euzfq"></em>
      1. <li id="euzfq"><acronym id="euzfq"></acronym></li>
      2. <dd id="euzfq"><pre id="euzfq"></pre></dd>
      3. <rp id="euzfq"></rp>
      4. <dd id="euzfq"></dd>
        <tbody id="euzfq"></tbody>
      5. <tbody id="euzfq"></tbody>

        報復性消費反彈尚未出現 保就業、提升收入是關鍵

        2020-04-20 13:24 來源: 第一財經日報 

          消費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引擎,在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當下,通過一攬子的經濟救助政策,提升居民收入、保就業,精準有效地提振消費,是推動經濟全面回暖的關鍵。但目前消費的復蘇總體慢于供給能力的恢復。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9.0%,普遍預期的消費反彈沒有出現。

          但我國消費潛力仍然巨大,而提振消費的核心就是讓人民群眾有能力消費。因此不少專家表示,可考慮消費券和現金補貼共同發力,紓困疫情受損群體、低收入群體。

          多重因素導致消費未實現快速反彈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78580億元,同比名義下降19%。從消費類型看,餐飲收入下降44.3%,商品零售下降15.8%,全國網上零售額下降0.8%。

          其中,3月份同比下降15.8%,扣除價格因素實際下降18.1%。雖然3月份降幅比1~2月份收窄了4.7個百分點,但相對于固定資產投資等數據,跌幅仍較深,恢復仍較慢。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王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恢復較慢主要還是因為疫情導致普遍的社交隔離和旅行限制,對經濟活動正常開展,特別是居民基本的線下消費活動產生了直接的打擊,比如線下零售、餐飲、文化娛樂、旅游、交通運輸、家政服務等,畢竟我們的線下消費還是占了主要部分。

          此外,消費沒有實現快速反彈的原因還包括:消費面臨勞動力市場需求收縮的挑戰,失業率上升、收入預期不穩定對消費產生了負面影響;疫情可能對人們的消費觀與消費偏好產生深刻沖擊;疫情尚未完全消失,消費者對線下集聚性消費行為尚存在顧慮,一些線下消費形式也尚未開放等。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表示,考慮到居民可支配收入在疫情影響下明顯收縮,且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處在高位,加上棚改貨幣化的逐步退出和房地產財富效應的減弱,居民當前消費意愿較低。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4月17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分析,一季度的疫情防控使消費受到了一些抑制,隨著生產生活秩序逐步恢復正常,前期壓抑的消費會得到一些回補。同時,我國消費潛力巨大,推動未來經濟平穩健康發展,還很大程度上要依靠消費的擴張。

          促消費的關鍵在提升居民消費能力,即居民收入。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8561元,同比名義增長0.8%,扣除價格因素實際下降3.9%。

          “決定消費的因素,不僅僅是看當前的收入,也要看預期的收入,還要看財產的狀況。”毛盛勇表示,隨著經濟逐步恢復,居民收入增長會逐步好轉。從消費意愿看,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是比較強烈的,消費結構總體升級的趨勢是不可逆轉的。特別是現在社會保障的程度在不斷提高,覆蓋面在擴大,保障水平在逐年提升,消費還是有很大潛力的。下一步,要加大各方面擴大消費政策實施力度,進一步釋放消費潛力。

          關鍵在提升居民消費能力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劉哲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中國2019年的經濟增長中,最終消費的貢獻率為57.8%,而包括新老基建、房地產投資、企業廠房設備投資在內的所有新增資本形成的貢獻率只有31.2%。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新老基建都很重要,如5G基站和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等,發展前景廣闊,但總量不過千億規模,即使能發揮很重要的作用,但不能在下一輪經濟復蘇過程中“挑大梁”。

          在此背景下,消費作為中國及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能否快速恢復成為經濟復蘇的關鍵。而提振消費的核心要義是讓人民群眾有能力消費。

          目前,隨著疫情后期各行業復工復產協同效應增加,疊加居民居家隔離的要求逐步解除,線上線下消費均有望回升。此外,隨著各地紛紛推出消費券,以及汽車等消費品的定向刺激政策,前期下滑的可選消費有望回升,居民補償性消費可能出現增加。

          王軍表示,精準有效地提振消費,可考慮消費券和現金補貼共同發力,紓困疫情受損群體、低收入群體。建議以特別國債的發行為契機,盡快嘗試發放普惠性質的現金補貼,大幅增加發放消費券的城市、規模和力度,拓寬消費券的使用范圍,從餐飲、零售、旅游、酒店、文化娛樂逐步擴展到教育培訓、家電、汽車、裝修裝飾等,有效發揮其在關鍵時期作為經濟停擺重啟鍵和社會公平穩定器的雙重作用。通過救助的形式刺激短期消費,既可以兼顧危機救助,又可以保證經濟增長。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提出了“雙層”消費刺激方案。首先,針對低收入群體和因疫情失業的群體發放1000元用于消費的現金券,總額約為2500億元。這個群體的恩格爾系數是很高的,他們的收入基本上都要花出去,來維持日常生活的運轉。

          其次,對其他人群發放總額為5000億元的消費券,由國家統籌,可以讓地方政府探索“一城一策”。據螞蟻金服的初步估計,杭州消費券帶動線下消費乘數效應明顯,而且小額消費券帶動的消費大多集中在餐飲等受疫情影響最大的行業。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數字化支付規模,在消費場景的數字化呈現方面有很多創新,發揮這方面的優勢,鼓勵市場機構積極參與,對疫后消費復蘇能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

          除了短期的消費補貼,為長遠計必須要穩就業,就業穩居民收入才能穩,才能為消費提供不竭動力。4月17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在宏觀政策“六穩”的基礎上提出了“六保”的目標,而保居民就業排在首位。會議提出,要抓好重點行業、重點人群就業工作,把高校畢業生就業作為重中之重。

          毛盛勇表示,重點群體包括農村外出務工人員、大學生的就業壓力會比較大。針對這種情況,今年國家一直在推出就業優先的政策,并不斷加大落實力度。一方面,千方百計幫扶企業渡過難關,通過穩企業、穩經濟,穩住就業的基本盤;另一方面,加大對重點群體的幫扶,比如增加對農民工的就業培訓,幫扶他們返鄉創業。下一步,還要繼續靈活推動就業和創業創新。

        樱桃视频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