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euzfq"></em>
      1. <li id="euzfq"><acronym id="euzfq"></acronym></li>
      2. <dd id="euzfq"><pre id="euzfq"></pre></dd>
      3. <rp id="euzfq"></rp>
      4. <dd id="euzfq"></dd>
        <tbody id="euzfq"></tbody>
      5. <tbody id="euzfq"></tbody>

        疫情會引發產業鏈搬遷嗎?

        2020-04-14 11:34 來源: 騰訊財經 

          這幾天有不少關于產業鏈是否會搬離中國的討論。其起源,來自于白宮貿易顧問Kudlow在電視上的一個建議:Kudlow建議美國政府給補貼,讓在中國的美資企業把工廠搬回中國。這一新聞的播出,引發了不少人的擔憂。

          了解Kudlow的人都會知道,他的政策建議,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削弱中國,或者說壓制中國的基礎之上。許多政策建議異想天開。這些政策建議,要變成真正的政策,有很長的路要走。不是說有人提出來,就馬上要實施了。當然他也反映了一部分人的看法。在疫情當中,不少歐美人士感覺到制造業過于依賴中國,他們肯定會想一些辦法來解決這些憂慮。

          但是,產業鏈的搬遷是一個非常復雜的事情。我們可以從幾個角度來討論這一政策建議是否能行。

          第一,搬遷的經濟學考慮。

          工廠搬遷,我們可以用搬家來做比喻。你搬家,考慮的是搬過去之后的社區安不安全,居住環境好不好,孩子能不能上好的學校,諸如此類等等。你絕不會說,因為有人給我出搬家費,我就搬家了。所以,產業鏈搬遷回本國,決策的主體是公司,公司自然要考慮搬家與否的經濟效益。不是說,政府補貼我搬家費用,我就搬家,沒那么傻的事情。

          那么,搬家與否的經濟效益又怎么來考慮呢?我們再打一個比方。比如說福耀玻璃在美國設廠,曹德旺考慮的是,他的工廠離客戶比較近,這樣對客戶的服務反映速度就比較快,還節省大量的物流成本。這個時候,比如說福建方面跟曹德旺說,你這個工廠別建在美國了,我們給你補貼搬家費用,你把工廠搬回來吧。你說如果你是曹德旺你會怎么想。你會想是不是傻。

          對于跨國公司來說,他們一開始到中國來投資建廠,要么是為了接近中國的市場,要么是中國制造性價比比較高,對他們來說是有利可圖才來。這個時候你要搬走,你得考慮這個經濟效益。如果你的市場在中國,搬走有好處嗎?如果你搬到的地方成本更貴,或者說沒有產業鏈的配合成本更高,你會選擇搬嗎?搬了自己的產品還有競爭力嗎?

          又比如說A和B兩個企業是競爭對手,A搬走B不搬走,那對于A來說,搬走如果導致競爭力下降,市場是不是就被B給搶走了呢?要搬走,就要A和B一起搬走。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根本沒有一個力量能協調所有的參與方共同行動。

          還有產業鏈的問題。有的工廠是可以搬走,但是供應商能搬走嗎?供應商如果不能搬走,集成商搬走的話后續生產成本大大增加,如何是好?必須要協調供應商一起搬走。但是供應商又有供應商,一環扣一環,所謂產業鏈的搬遷沒有那么簡單。

          產業鏈的搬遷和產業鏈的落地困難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中國那么多年,巨大的市場,巨大的人口紅利,創新能力和產業集聚,才形成了產業鏈的齊全和優勢,當然是不可能搬走的,至少短期內不可能搬走。

          第二,搬遷的資本開支。

          搬遷的資本開支肯定不止是搬家費,還包括在新的地方購入和租入土地,雇傭員工,協調上下游關系的花費等等。這些都是錢??鐕窘诩娂姽蓛r大跌,面臨全球經濟的不穩定性,大多數都持現金為王。摩根士丹利一份報告就說道:“經此一役,歐美經濟估計需要兩年才能恢復原有的元氣,中國以外的拉美、東歐、東南亞市場新興市場不乏薄弱環節,易被疫情 、匯率、債務三殺成多米諾骨牌,因此跨國公司未來一段時間的重中之重是保留現金,減少投資,而非資本開支。我們調研發現,原本一些公司在疫情前打算在中國以外投資設新廠,或者在其本國加大自動化投入,這些意向當前紛紛被延期。”

          現實情況就是如此?,F金為王的情況下,收縮戰線已經是主流決策,怎么可能再折騰一個搬遷,再開辟一條戰線,如此風險誰能承擔。

          其實不管是德國大眾公司也好,還是日本安川電機也罷,或者說特斯拉、英特爾,近期,其國外工廠紛紛停產,唯獨中國工廠復工率100%。這個時候,如果有人跟他們說,你們把工廠搬回美(德、日)國,你說這些企業的股東會怎么想?會不會說你腦子瓦塌了?

          從上面兩個角度來分析,產業鏈是市場這個無形的手經過數十年的積累形成的,它到中國來,或者說離開中國,不是哪一個人或者哪一個組織就能夠決定的,它牽一發而動全身,資源配置的力量,要比有型的手力量大得多——這一點,已經被我們幾十年的計劃經濟制度證明了的。

        樱桃视频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